海淀桥北的喝汤能手

生日快乐

响亮的名字18号:

Shaw和Root穿着优雅亮丽的正装,有些拘谨坐在她们一辈子都少有机会来的法国餐厅,试着悠闲地享用晚餐,目的是给Root庆祝生日。


过生日这件事对Root来说很陌生,大概很小很小的时候,好友Hannah曾经陪自己过,送了她生日礼物,Root收到漂亮可爱礼物纸包扎起来的小盒子,一瞬间有些激动,后来Hannah用储蓄好久的零用钱请Root吃了一顿快餐,还拉着Root去附近小公园散步。


那算是Root记忆中难得美好的一段记忆,所以她一直记住,只是她的记忆点并不是过生日,而是Hannah这个人,这个付出真心诚意对待自己的人。


时过境迁,现在伴着自己的,是全心全意爱自己的Shaw,只不过这个傻瓜不太懂得表达自己的情感,她甚至变扭到连一句简单的我爱你都说不出口,关心的话从来都是到嘴边就变成调侃和数落,但这些都并不是她的本意,好在Root够了解她,从来没有为了这点小事情闹情绪,反正Shaw在床上的热情让自己非常清楚她的爱,疯狂的给予和积极地索求,那都是Shaw最直接的表达方式,她是爱着Root的,无庸置疑。


Shaw打电话约Root的时候,Root刚从一辆载满毒品禁药,即将引爆的卡车跳下来,她的口气一如既往的甜腻:“亲爱的,你想我了吗?” Root这样问不是饭花痴,只是Shaw极少打电话给自己,而且还是知道自己出任务的时间打来,很难不让她理解为Shaw在想她。


“嗯。” Shaw沉默后应了一声,听到Root的声音,一下子忘记打来的目的了。


Root听到Shaw的应答,心情漂亮得很:“那你说‘我想你’或‘我爱你’好吗?”


“我,想你了。” Shaw低沉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。


Root的心跳得超快,比编好一个无懈可击的程序更激动,比杀死一堆坏蛋更兴奋,她紧紧抓着电话:“你再说一次给我听~”


“完成任务就赶紧回家,别在外面瞎晃悠。” Shaw匆匆挂了电话。


Root按着自己的胸口,心跳更快了,Shaw让自己回家!她让自己赶紧回家!不是回秘密基地,不是回去自己的小公寓,是回家,不久前Shaw给她钥匙的那个家。


她现在有个家,有爱人在等她回去,她不是一个人了。


Root一路飙车回去,赶到家,Shaw在洗澡,Root三两下把自己扒光,冲进浴室。Shaw一脸嫌弃看向Root:“你不能去主卧的浴室吗?”


“一起洗,省电省水省时间~” Root双手缠在Shaw的脖子,扭摆着自己的身子。


“我没让你省。” Shaw轻轻推开Root,准备出去,却被Root重新拉了回来。


“你看看我胸口,刚才被一个壮汉捶了一下,这里好痛~” 她把Shaw的手摆在自己身上,挑逗着。


Shaw没有抽出手,她真的看了下,发现Root脖子到胸口确实有一大片明显的淤青,肩膀也有被划开的伤口,沁出血水。Shaw关掉花洒,拿毛巾替两人随意擦了身体便拉Root走出浴室。


“坐到床上去。”Shaw命令道。


Root不是会听话的人,Shaw让她坐着,她偏要躺着,而且还是极尽妖娆地侧卧着。


Shaw披上浴袍后跑到客厅去拿药箱,回房就看见那女人做着各种发情的动作,实在不忍直视。Shaw走过去坐下,耐着性子说:“坐好。”


Root不情不愿爬了起来,又柔弱无骨般攀到Shaw身上:“亲爱的,你今天都在家等我吗?”


Root这么一问,Shaw想起了最初给Root打电话的目的:“对。”


Root没想到Shaw会附和自己,今天的Shaw特别好说话,而且是自己说什么都不反击回来,好可爱~


Shaw拿出消毒药水替Root清理伤口,再拿纱布盖上,完了又涂了药水在淤青的地方,十指与中指并用,有规律地替Root按摩。也不知道力道会不会太重,Shaw不想问,因为Root肯定不会说痛,看她一脸享受的变太样,应该揉得还可以,所以Shaw就一直保持这个力道。


大概是忙了一天累了,Root没多久竟睡着,她的身体慢慢坠在Shaw的身上,彻底睡死了。


Root睡了两个小时就醒来,发现身上穿着衣服,一抬手迅速把衣服脱掉。她光着脚丫跑出卧室,从厨房到客厅,再去更衣室,哪里都找不到Shaw,有些失落走回卧室。


她刚倒在床上,手机就响了。Shaw知道她的生活习性,猜她睡一会儿估计会醒,所以特地打给她。Root接了电话,非常哀怨:“你去哪?为什么抛下我?”


Shaw倒抽一口气,这个女人越来越反常,动不动撒娇装可爱。


“你在哪?” Root又问了一次。


“买东西,现在回去。”


Root听Shaw说要回了,点点头:“我下楼接你。”


“不要矫情了,你在家里等着就好。” Shaw扶着额,无奈地说。


Shaw几分钟后就到家了,她手里捧着蛋糕盒子和一束郁金香,进门就看见杵在门边玩电脑的Root。Root有些惊讶,Shaw喜欢花吗?自己怎么不知道?她特地跑出去买花干嘛?


“拿着。” Shaw把花先交给Root。


“你喜欢花?”Root问。


“送你的。” Shaw小声地说,然后走进厨房:“不喜欢就丢了。”


Root抱着那一束郁金香懵了,Shaw给自己买花儿???Root还没缓过来,Shaw又叫她了:“你进来。”


厨房里,Shaw已经给蛋糕插上几根蜡烛,点了火在等Root。Root抱着花走过去:“这是,怎么回事?”


“你的生日…” Shaw本来要说‘生日快乐’的,可是她发现‘生日快乐’好像比‘我爱你’更难以启齿。


“你怎么知道?” 就是自己都记忆模糊的日期,Shaw居然知道。


“我问了Machine。” Shaw把蛋糕推向Root:“你要许愿吗?还是直接吹蜡烛?”


Root觉得眼眶酸涩得很,滚烫的热泪不听话地流,她放下手里的花,紧紧抱着Shaw,在Shaw的耳边一声声说着我爱你。


Shaw不明白Root为什么要哭,自己难得对她好,不是应该开心吗?女人不是都喜欢过节日?难道Machine骗自己?Shaw问:“你不开心吗?”


“我是太开心了,感动的。” Root趴在Shaw肩上喘气,擦掉眼泪。


“别哭了,哭丑了我就不带你出去了。” Shaw有些心疼地搂着Root,现在的她比以前多出一种情绪,那就是心疼,尤其心疼Root,那种揪心的难受,让她很不是滋味,比肚子饿更讨厌。


Shaw听Machine的安排,在法国餐厅预订了位子,带Root去吃生日大餐。她们俩平时都很忙,要坐下来好好吃一顿饭其实都很困难,更别说来这么高档的餐厅,慢慢享用晚餐。服务生把她们带到位子上,两人并肩而坐,才刚坐下,Shaw便吩咐服务生开始上菜,然后问了Root的意见,开了一瓶度数不高的民品红酒。


Root侧过脸看Shaw:“你能坐到我对面吗?我想一直看着你。”


Shaw顿了下,没什么表情站起身,直接坐到Root面前的位子。


Shaw看着Root身上连低胸礼服都遮不住的淤青,叹了口气:“你的淤青,回家我再帮你揉揉。”


“嗯。” Root甜甜地笑,静静地盯着Shaw看。


这顿饭吃得很满足,两人除了聊聊工作上的事,也不经意说起家里的布置摆设,Root说了好多好多意见,Shaw全都接受了,答应会按照Root的喜欢重新布置房子。Shaw第一次谈到自己家里的事,前不久见了母亲,她改嫁后又生了一对儿女,Shaw随她回了一趟家,见过母亲的家人,和他们一起吃了饭。母亲知道Shaw很注重私隐,所以两母女的谈话内容显得生疏,可是聊了一会儿,Shaw竟鬼使神差把Root抖了出来,并认真提起她和Root之间的关系。母亲一直以为Shaw一辈子不会对任何人有感情,可是从她口中听到Root的种种,她突然很好奇这个让自己女儿产生爱意的人,甚至有点庆幸,终究有人能打开Shaw的心房。由于母亲对Root的各种好奇,Shaw答应母亲要带Root回去见一面。


吃饭时,Shaw见Root不停在打哈欠,她知道Root很累,所以饭后她们马上就回家了。Root回家后换上睡衣,也不似平时那般缠着Shaw,自己乖乖地上床休息。本以为身体已经累得躺在床上就会马上入睡,可她却突然精神奕奕,她下床的时候,Shaw正好关了客厅的灯走进卧室。


见Root又要下床,她皱着眉问:“你还不睡觉?不是累吗?”


“我想你陪我睡。” Root觉得今天的Shaw非常nice,不趁机耍赖对不起明天的自己。


“先把衣服脱了。” Shaw说着打开床头灯。


等Shaw坐到床上,Root已经衣不蔽体,迫不及待朝Shaw靠近。Shaw不禁笑了,这个白痴怎么突然精力旺盛起来,何时何地都能想着那档事,她摇摇手中的药水:“我只是要帮你揉散淤青,你可以把裤子穿上。”


Root才不打算再穿回去,不是说是今天是自己生日吗,生日就是自己最大,她爱咋咋地。她坐到Shaw的大腿上,拉起Shaw的手放在自己大腿:“你揉吧。”


“这里没见有淤青。” Shaw故意抽回手,Root以为她要推开自己了,却发现那调皮的手指一路向上滑动,最终停留在脖子处:“这里有。”


Shaw压着Root,动作却轻柔无比,连吻都比平时有序。Root不太习惯这样静态的Shaw,虽然这般温柔浪漫对待自己也很让人心动,可是总觉得缺了什么。她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,因为Shaw马上就加快速度和热度,瞬间把她带到天堂。


临睡前,Root笑笑牵着Shaw的手:“你明天还会爱我?”


Shaw没有回答,只是轻吻Root的额头,她一直看着Root,见她闭上眼睡着,才贴在她耳边低声说着:“我爱你,此生都只会爱你。”


“生日快乐。”

评论

热度(90)

  1. 海淀桥北的喝汤能手CODE0118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