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淀桥北的喝汤能手

肖根 | 市长妇妇是怎样炼成的

指数定义域:

徐嘉阳:



小卓:







hahaha 好过瘾








南瓜灯博士Share:















本文源自随机抽梗:好久不见、占有欲、游戏厅








字数:3700








#旧文搬运,首发微博








#奇奇怪怪AU预警








#OOC预警








 








《市长妇妇是怎样炼成的》
















1
















我们假设当初Hanna没遇害,抱歉这个假设失礼还令人悲戚,但确实有点意思啊,那么我们厚着脸皮假设当初Hanna没遇害——Samantha Groves能成为什么样的人呢?
















大概会是名优秀的网管,管理着镇上规模最大的一间网吧,忙的时候要负责重启电脑,给面黄肌瘦的少年们冲泡面,不忙的时候远程投放病毒,遛遍了各国政府和土财主,从来没被抓过现形。
















第一,她是个艺术家,她无迹可寻。论敲代码,并不是所有人的能力都在她之下,在遥远的大城市纽约就有个叫Finch的老头儿能和她一战,但他只管会出人命的事,而Samantha只是贪玩,她从不害命,连财都不谋——网管的工资可高呢,她不缺钱花。
















第二,这位艺术家长得人畜无害。眼神是有点狡猾,但旁人最多也只能洞察到她那副啤酒瓶底的程度。
















所以Sameen Shaw才会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迈进这家网吧。
















这位特工和搭档失了联,一件家当也没剩,还受着伤,她需要网络,还需要不多事的店员——在这种情况下应该说是不多事的网管。
















“开几个点儿啊?带身份证了吗?”Samantha·无公害·网管·Groves头都没抬。
















“包宿”,特工倾身趴在柜台前,“我身份证忘带了,你看……”
















“行吧行吧,跟我说下身份证号得了,你们这些人啊……”网管皱皱眉,再一抬头,看见眼前这位特工,语塞了。
















Sameen·我这张俊俏的脸啊啧啧·特工·Shaw心想,这下好办了:“大姐,还用身份证号啊,太麻烦,你通融通融。”
















“大姐,能不能擦擦你脸上的血,一会都滴我柜台上了”,网管缓过神来,嫌弃地往特工身上摔了张纸巾,“没身份证号不行,现在查得可严了。”
















“哦哦,不好意思啊”,特工不好意思地拿起纸巾,不好意思地擦擦脸上的血,不好意思地把枪口抵在网管厚厚的眼睛片上,“包宿,包场,没身份证,少废话。”
















网管虽然是个弱鸡,但执行力非常强,不一会网吧就被清了场,大门一锁,特工如愿用上了电脑:“喂?主控主控,呼叫主控,我是大锤,我在富贵镇…哎,你们这叫什么网吧来着?”
















“阿根网吧。”弱鸡没好气地回答。
















“我在富贵镇阿根网吧,请求支援,请求支援!”
















“行了行了,别嚎啦,明儿一早就派人去接你!”
















特工得到回应,心里踏实不少,转身冲弱鸡吩咐:“哎,你给我做点东西吃!”
















“哦。”网管翻着不太明显的白眼伸手去拿方便面。
















“哎,你糊弄鬼呢?那玩意是人吃的吗?我要吃手擀的,加俩荷包蛋。”
















“哦。”网管翻着十分明显的白眼进了厨房——网吧为什么会有厨房呢?故事需要吧。
















“给,你的面!”网管把碗重重放在特工眼前。
















“哎…”特工吃了口面。
















“我不叫哎!我有名字!”弱鸡显然也是有脾气的。
















“哦……那你叫什么啊?”特工看着她,猛然觉得脸上的伤口一阵刺痛——见了鬼了,怎么一对视就滴血呢!
















“我叫Samantha Groves。”网管拿来药箱,往特工脸上涂涂抹抹,贴贴补补。
















“好巧啊,我叫Sameen Shaw,咱俩都叫Sam。”
















“你说巧就巧吧。”
















“哦。”
















“你刚才想说什么?”
















“没什么,就是想谢谢你。”








 








网管的气消了不少,好奇心涌上来,趁着特工吃面的功夫把她查了个底儿掉。
















“我说……”特工举起空碗,却被神色焦急的网管一把扇在地上摔碎了:“你快跑吧,那个主控要杀你!”
















“不可能!”特工斩钉截铁。
















“是真的!你相信我!”














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














网管没办法,只好给特工播放了《疑犯追踪》第二季第十六集。
















特工走的时候背的包可比来时沉多了——网管可能把全世界的干粮矿泉水和创可贴都塞进去了吧。
















“那个……我走了你怎么办啊”,特工背着全世界的干粮矿泉水和创可贴问网管,“他们要是为难你呢?”
















“是啊,他们要是为难我呢?”网管把皮球踢了回去。
















“你跟我走吧!”特工把球踢炸了。
















“我怎么觉得跟你走更危险呢?”网管踢出去个新球。
















“不会的,I do the protecting!”特工把球踢了回去。
















“你舍不得我?”网管把球踢炸了。
















“哈哈!我确实舍不得你……做的面啊!”特工笑出了一米八的气场。
















“滚!”网管下了最后通牒。
















“不走拉倒!”特工就这样背着全世界的矿泉水干粮和创可贴走了。
















2
















接下来,两个人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














特工“死”而复生,在大城市纽约找了份新工作,老板是那个叫Finch的老头儿,同事是个大高个儿,心上人是一条名叫小熊的狗,最好的朋友是个女警察,特工只跟她红过一次脸,因为她说自己单位食堂做的面全宇宙最好吃,特工不服。
















网管失业了,网吧里值钱的不值钱的东西都被政府来的人砸了个稀巴烂,营业执照还被吊销了。她把自己关在家里好几天没出门,Hanna在门外劝:“姐们儿,买卖黄了我陪你东山再起,别老这么憋着,容易憋出毛病啊!”
















Hanna永远不会懂,Samantha Groves在屋里抱着电脑挖出了多大的秘密,什么机器啦,什么号码啦,什么催化剂靛蓝啦,什么海军陆战队啦,什么医学院啦,咳咳,后面这几项好像已经查过了呢。
















但这不妨碍Hanna真的是个好姐们儿,她给前任网管投了一大笔钱,前任网管成了现任厅长。
















对,没错,厅长,富贵镇上那帮成天打僵尸开赛车夹娃娃的小屁孩们就是这么叫她的。厅长亲手改装过程序的游戏机让人欲罢不能,阿根游戏厅是镇里生意最红火的铺子,比当年的阿根网吧还火。
















所以特工在外面等了一天直到凌晨人家准备关门了才敢进去。
















“好久不见啊,小网管。”特工没说来意。
















“别瞎叫,我现在是厅长。”厅长也不问近况。
















“呦,你朋友啊?”阿根游戏厅大老板Hanna走了进来,手里还拎着给二老板买的宵夜,“那……我不打扰了,你们聊,你们聊啊”,大老板把宵夜放在柜台上,忙不迭地就走了。
















并不是Hanna敏感或知趣,而是……特工的眼神实在太吓人。
















“她是谁啊?”特工问得云淡风轻。
















“你管得着么!”厅长答得不咸不淡。
















“我饿了。”特工坐在柜台前。
















“喏。”厅长把大老板刚送来的宵夜推到特工眼前。
















特工把宵夜推出视线:“我要吃面。”








 








厅长打开宵夜袋子,取出一碗面推到特工眼前:“喏。”
















特工把面推出视线:“我就想吃你做的面。”
















“哦。”厅长转身进了厨房——游戏厅为什么会有厨房呢?故事需要吧。
















面条出锅,特工开动,厅长有点沉不住气了,皮球呢?怎么还不开踢?好吧,那这球我厅长先踢:
















“你来干嘛?”
















“我老板觉得你是个人才,想招你入伙。”特工运球中。
















“你老板怎么知道我?”
















“我跟他说的呗。”
















“是你想招我入伙吧。”厅长断球成功。
















“我当然想啊,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才。”特工回抢中。
















“你直说你想我了,我就跟你走。”厅长把球踢炸了。
















“哈哈!我确实想你……做的面啊!”特工笑出了两米五的气场。
















Samantha·我才不要换工作·厅长·Groves说:“滚!”
















Sameen·错过这村没这店·特工·Shaw说:“不来拉倒!”
















3
















接下来,两个人的生活都没发生什么变化。
















特工吃饭、睡觉、号码越救越顺手、偶尔画画。厅长吃饭、睡觉、生意越做越大、偶尔搞病毒。日子太平淡了,寻求突破的特工与厅长各自向老板提议扩大业务范围。
















Finch问:“扩大到哪啊?”特工答:“富贵镇。”
















Hanna问:“拓展到哪方面啊?”厅长答:“面馆。”
















特工身负考察重任,到富贵镇的时候正是中午,饭点儿,阿根面馆里却冷冷清清,没什么客人。
















前任厅长即现任馆长很纳闷,自己的手艺也是得到过资深吃货认可的呀,阿根面馆应该爆火才对。正百思不得其解呢,资深吃货登门了。
















特工选了个最显眼的位置坐好,瞪走了店里仅有的两个客人。
















馆长使出一招河东狮吼:“你什么意思啊?!”








特工还了一招声东击西:“给我来十碗面!!”
















她没法回答馆长的问题,实话实说自己见不得别人也来吃馆长做的面吗?不行,这太不符合二轴本色了,行业术语叫OOC。
















馆长倒是立马收起了脾气,毕竟这是开业以来最大的一笔单子。
















Samantha·我做的面明明就很好吃这镇子里的凡夫俗子真没品味·馆长·Groves转身进了厨房——啊面馆有厨房,终于合理了。
















Sameen·我虽然胃大也吃不了十碗面啊刚才太冲动了·特工·Shaw吃到第五碗终于受不了了,开始中场休息。
















面馆里安静得有点尴尬,两个人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。
















“那个…我看你这,生意不太景气哈。”
















“啊。”
















“那个…游戏厅不是干好好的嘛,怎么不做了?”
















“起早贪黑的,太累。”
















“那就还开网吧呗。”
















“有心理阴影。”
















“哦,对对,那事赖我。”
















话题就此终结,空气最怕的突然安静再次来袭,特工悄悄抬眼打量馆长,馆长假装不知道,馆长悄悄抬眼打量特工,特工假装不知道。
















三个回合之后,比安静更可怕的对视来了。
















电光火石之间,馆长觉得,等一个嘴比筷子还硬的人说软话就是在浪费生命,要么放弃,要么下套,必须得做个了断:
















“其实我想开个书店。”
















“嗯嗯,书店好,适合你。”特工开始往套里钻了。
















“不过我怕自己身体吃不消,书多沉啊,上货理货太累了,我腰不好……尾椎骨也不太好……”
















“我帮你啊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特工惊觉自己已经进了套,“我是说,我有空的时候可以来帮你。”
















“我只招全职店员”,馆长把套松了松,猛地一下又系紧了,“你老板给你开多少钱,我出双倍。”
















4
















若干年后,前特工从梦里惊醒:“我给没给Finch打辞职报告?打没打?打没打来着?”
















身边的图书超市市长被吓了一跳:“你能不能别老一惊一乍的,我这思考人生呢!”
















“又想什么呢?”副市长坐起来问。
















“你说我又有手艺又有商业头脑,当初开面馆怎么赔得那么惨?”
















“别想啦”,副市长把市长拉进怀里倒在床上,“快睡吧。”
















Samantha·我老婆真可爱·市长·Groves迷迷糊糊进入梦乡。
















Sameen·我老婆真可爱·副市长·Shaw偷偷笑了——前特工永远不会告诉前网管的秘密是:她做的面其实特别难吃。
















*
















蝴蝶效应是科学道理,科学道理之外还有些事也许只能用宿命论来解释,比如说,无论人生有多少条潜在的轨道,有趣的人总会来到同一个路口。
















她和她终究会相遇。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230)

  1. 指数定义域南瓜灯博士Share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存文使用
  2. 海淀桥北的喝汤能手指数定义域 转载了此文字